什么是构成大学“大“的要素:与民众结台、自由思考、科学方法。

这是雷沛鸿对大学的看法。雷沛鸿长期致力于广西的教育实践,为广西基础教育和大学教育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1921年回国在大学任教,后曾数度出任广西教育厅长,推行国民基础教育运动,1940年至1941年出任广西大学校氏,1944年创办西江学院并任院长至1949年。雷沛鸿被誉为是一位学者型、实践型的教育行政官员,他对大学教育有鲜明的主张。1946年,雷沛鸿提出“什么是构成大学‘大’的要素”,并回答“与民众相结合、自由思考、科学方法”是构成大学之“大”的三要素。

雷沛鸿认为,“与民众相结合”,就是要改变与民众生活相背离的状况,朝着“毋忘老百姓”的目标去努力,这样,大学教育“才能有捌‘的社会基础,当真生根于民众生活,得众力量的沾溉,而发荣滋长”。他进一步指出:“一个大学教育机关,不能与民众生活脱节;而义要勺民众结合,冉民众力量的支持,才能构成大学大的特征。”雷沛鸿认为,自由风考“是人类能够解放于自然束缚与解放于人为束缚的开端,也是世界文明进步所必遵循的途径”。自由思考就是要打破权威酌束缚,“对一切来自神道、教权、陈训的权威省运用开明的知识,去作建设件的批判,而归根于自由思考、自由信仰,以实现世俗生活的理想。”雷沛鸿指出:“中国的大学,当真要成为名副其实之大,今后须切实培养成自由思考的环境,发挥自由思考的传统。”关于“科学方法”,雷沛鸿认为是自内思考的条件内思考要符合科学思想、科学原理.要经得赵客观事实的考验。他认为,“只有科学方法的正确运用,人类的自由思考,才能帮助人类自图解放于自然与社会的束缚。大学是民族的灵魂,也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文化渊源。科学精神的涵养、科学方法的运用,科学真理的追求,乃是现代大学所以成其为大的一个要素。”雷沛鸿认定,大学教育只有依靠与民众结合、自由思考和运用科学方法,才能生根于民众生活,发挥其研究学术、培养人才、传播智慧、化民成俗的功能。

 

December 23rd,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