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审美性的虚拟性

克洛德·西蒙认为,小说就是把“虚构的人物引入到一个虚构的动作中”。文学作品来源于现实生活,但并不是现实生活的照搬。即使是现实生活的照搬,用语言表现出来,就带上了虚构的色彩。因为首先,语言表现的并不是现实生活本身,而是现实生活的表现形态。其次,即使是这表现形态,也不可能原封不动地照搬生活,必然有所变动。比如现实生活中的赛马可能长达几个小时,赛马会上,一个人的表情、动作、内心活动总是持续不断的,但任何文学作品都不可能把这些东西全部描写出来,而只能按照总体构思的需要,选择其中最合适的部分。如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对赛马会上的安娜的描写,就是紧扣她对涅伦斯基的关注以及后来的失态描写的,其余的一切都弃之不顾。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文学总是离不开想象与虚构的。事实上,除了少数纪实作品之外,文学处理的基本上是一个想象与虚构的世界。现实生活虽然丰富多彩,但由于种种原因,总是很难原封不动地进入文学作品,作家总是要对它进行加工、改造、补充、升华,甚至构想出现实生活中没有的东西,这样才能满足文学创作的需要。这里就少不了想象与虚构。因此,文学作品总是虚拟的,虚拟性是文学基本的审美特性之一。没有虚拟,文学也就无法产生和存在。

肯定文学的虚拟性,也就必然要肯定文学的假定性。文学世界中的一切,都是人为地设定的,我们必须承认这种人为的设定,不能对这种设定本身提出怀疑,而应该以这种设定作为我们阅读文学作品的基础与前提。如看《红楼梦》,我们必须接受小说给定的世界,既不能怀疑贾政是贸宝玉的父亲,也不能假定小说描写的世界中没有大观园。否则,我们就不是在看《红楼梦》,而是在看另外一个什么东西,或者干脆是自己在搞创作了。

September 28th,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