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富有艺术性的修辞手段,以达到良好的开端

如鲁迅的《秋夜》的开头:“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栋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平中见奇、耐人寻味。程树臻的报告文学《励精图治》这样开头:“公元一千九百七十八午年底,在名闻中外的富拉尔基第一重型机器厂,传出一个位得全厂职工十分惊讶的消息,要调来一位新厂长!”设置悬念,令人只想一口气把文章读完。徐迟的《歌德巴赫猜想》,把主人公陈景润的数学论文的开头,移作本文的开头,也届于这一类开头的模式。
文章的结尾也很里要。把读文章比作吃花生,文章的结尾就是最后一颗花生米。即使你吃的所有花生卯道都很香甜,但是,如果最后吃到口中的是颗烂花生米,那种艰涩难咽的滋味,会把前而的所有好花生的美好感觉都掩盖掉。王绥德说:“尾声以结束一篇之曲,须是愈若精神,末句更得一极俊语收之,方妙。”李渔说:“如不能字字皆工,语语尽善,须择其著华所萃处,留备后半幅之用。宁为处女于前,勿作强弯之末。大约选词之家,诅前工而后拙者,秋收不能。有前不甚佳,而能善其后者,即释手不得。阉中间卷亦然。羔主司之取舍,全定于终篇之一刻,临去秋波那一转,末有不令人消魂欲绝者也。”叶圣陶也十分重视结尾:“使读者好像嚼檄榄,已经咽下去而嘴里还有余味,又好像听音乐,已经到了末拍而耳朵里
还有众音,那才是好的结局。”地所以,写作时,刘文章的结尾万不可掉以轻心。

November 21st,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