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大学者,养成可以为官之国民,不必尽为宫也

这是我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实业家、政治家、教育家张窖对大学的理解。张窖是1894年思科会试的状元。张容高中状元后面临着为官、做事的人生道路选择,审时度势之后,张害作出了愿成有用之事,不做庸碌之官的决定,从北京回到老家南通,开始兴办实业。后用兴办实业的盈利,大力发展家乡的教育事业,创办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师范学校和300多所小学,并筹设了许多职业技术学校,在晚年即20世纪20年代筹设了南通大学。对于大学教育的举办,张窖认为不能沿袭中国旧传统,要端正办学目的,过去学子热哀上大学是以为大学与政界相近,把大学作为升官发财的阶梯,不仅认为读书要做官,而且以为读大学一定要做官。对此张窖指出:“鄙意所谓政界之人者官也,所谓大学者,养成可以为官之国民,不必尽为官也。在张窖的心目中,办大学不能只为政界培养人才,还要为政界以外的实业界、商界、教育界等培养人才。张窖对大学的理解与蔡元培反对为做官上大学是一致的,同时,张眷把办大学的目标最终转向培养国民上,培养有知识的、可能为官的国民上,对扭转长期积淀形成的大学在养成为官者的传统有积极意义。

张窖对于大学的看法,还有一独到见解,即含有大学是大海之意。在谈到大学、中学、小学及专门学校、师范学校的关系时,他讲:“师范启其塞,小学导其流,中学正其流,专门别其流,大学会其归。咽在张害的心目中,整个教育事业如同一条源远流长的江河,小学是其源,中学是其流,各专门学校是由源与流派生出来的“支流”,到了大学,则如百川归海,是各种知识的总汇之处,是各种专业的总汇之处,是人类文明成果的总汇之处。这种大学犹如大海,学生在这里能够尽情畅游,吸取营养,接受洗礼和陶冶。这种大学是大海之意,可让后人尤其是大学举办者们作无尽的遏想与沉思。

December 21st,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