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受教育权、教育领导权和教育性质的规定

新民主主义革命虽然经历了不同的发展时期,但各时期的红色政权在制定其宪法时,均将教育权作为人民权利的一个组成部分。1931年11月在江西瑞金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通过了《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工农兵大会宣言》。其中指出:“工农劳苦群众,不论男子和女子,在社会、经济、政治和教育上,完全享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一切工农劳苦群众及其子弟,有享受国家免费教官之权,教育事业之权归苏维埃掌管,取消一切麻醉人民的封建的、宗教的和国民党的三民主义教育”。在这次代表大会上通过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中明确规定:“中华苏维埃政权以保证工农劳苦民众有受教育的权利为目的,在进行革命战争许可范围内,应开始施行完全免费的普及教育”。

1939年4月,陕甘宁边区政府公布的《陕甘宁边区抗战时期施政纲领》中规定:“实行营及免费的儿童教育,以民族精神和生活知识教育儿童,造成中华民族的优秀后代”,“发展民众教育,消灭文盲,提高边区成年人民之民族意识与政治文化水平”,“实行干部教育,培养抗战人才”。

1946年4月,陕甘宁边区第三届参议会第一次大会通过的《陕甘宁边区宪法原则》中,关于人民权利规定:“人民有免予愚昧及不健康的权利”。为此,须设置备类学校,“普及并提高一般人民之文化水准”。

通过上述一系列规定,在革命根据地确立厂工农民众的受教育权。这也是在我国首次提出受教育权问题:教育事业的管理权限为革命根据地所有。同时也可以看到,教育的性质是新民主主义的。

December 3rd,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