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对现实的反映,不同于科学的客观反映,而是渗透着主观色彩的审美反映

科学追求的是客观真理.也就是不以人的情感和意志为转移的事物本身的规律性。尽管它仍然需要由人的主体来把握.但在反映方式上却排除主观的倾向爱好和个人的情感受憎.排除虚构夸张.用同现实严格一致的抽象概念和因式来表达客观规律。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科学所反映的客观

真理性。然而艺术的反映却完全不是这样。。在艺术中人们是把他生活的周围世界的种种事物当作人内在的情感、理想、自由的表现来看待的.也就是当作人的自由本质的物化来看待的”,试把生物学挂图上的马与徐悲鸿笔下的马作一番比较:两者都采取直观形象的形式.但生物学挂图上的马是严格按照科学的原理绘制的.虽说是平面图.无论是外形构造.还是比例色彩。都酷似真马.由于绘制者不带主观倾向.同现实保持着严格的一致.具有科学的精确性.所以这些挂图结人以知识.起到帮助我们识别马的作用·但显然它们不能给我们以审美上的享受.成为审美的对象,徐悲鸿笔下的马则是用水墨、线条画在白色宣纸上的.某些部位作了适度的夸张和变形处理.追求神似而不追求形似.作者的主观情志借马的或怡然自得或奔驰飞扬的情状神态表现出来。这些画由于缺乏科学的精确性.所以不能成为生物学的教材.不能教给我们识别阿拉伯马和蒙古马这类知识.但这些绘画却能给我们以巨大的审美享受.它们不仅使我们欣赏到对象的情状神态。欣赏到马的力和美.而且仿佛看到了人格的力量相美.在对象中实现和确证了自身的本质力量。郑板桥画竹亦是如此.竹子不再是对象自身·而是寄托了画家的情感和人格。表现人的高风亮节、坚强的毅力和意志。

May 17th, 2017|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