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学是什么?新大学是大众的学府

这是若名的教育家陶行知所期望的大学。陶行知关于大学教育的主张虽没有其生活放订理论、普及教育思想影响大,但陶行知的教育生涯却是以从事高等教育开始到创办办补会大学结束的。1917年至1923年期间,陶行知在南京高师、东南大学对高等教育改革进行了深入的探索,1945年至1946年陶行知创办了重庆社会大学,提倡发展社会大学运动。陶行知所理想的大学是“新大学”,他指出:“新大学是什么?新大学是大众的学府。”这种新大学的办学之道与《大学》里提倡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有’所不同。新大学“在明大德,在亲大众,在止于大众之幸福”。在陶行知心目个、从前的大学是少数人的大学,不是大众的大学;新大学要成为多数人的、大众的、人民的大学。从前的大学“明明德”是要学生明儒家所提倡的人伦道德;而新大学则要大众明白“大众之德”,明白人民自己的大德,即要觉悟起来。联合起来,争取解放,“创造新自己,创造新小国,创造新世界。”从前的大学之亲民足教化,即便有亲近老百姓之意也具有虚伪性,并没有真正与老酉姓打成一片;而新大学是要亲近老臼姓,“要钻进老百姓的队伍里去和老百姓亲近,变成老百姓的亲人,并巳要做到老百姓承认我们的确是他们的亲人。”山从前的大学是要学生在明儒家之人伦道德的基础上,能够践行人伦道德,成为所谓至善之人,这是为自己谋幸福;而新大学则不同,是要为人民造幸福,“新大学的一切课程设施都要对着大众的幸福瞄准,为大众争取幸福所必需的就拿来教人,所不需的就不拿来教人”。因此,从前的大学与新大学所造就出来的人也是不同的,从前的大学造就出来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不肯为大众做事的人,这种人是“滴大众的汗,吃大众的饭,大众的事不肯干。努力摆成名爷样,不算是好汉”。第二种人“是代替大众做事,但野心勃勃,想要一手包办,甚至不许大众动手来干”。这也是要反对的。新大学所要培养的不是上述二种人,“它要培养和大众共同做事的人才。如果它也免不了丝培养领导人才的话,它是要培养愿意接受大众领导而又能领导大众的人才。”

 

December 23rd,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