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教育制度和世俗教育的合法地位

确立了国民教育制度和世俗教育的合法地位.在教育目的和内容上,用道德教育和公民教育代替宗教教育。资产阶级掌握教育领导权以后,将培养资本主义社会所需要的公民提上教育日程。因此,这一时期的资产阶级教育法规,都把建立国民教育制度和教学内容的世俗化作为首要任务。各国通过发布“—系列学校法,确立了进行公民教育的学校体系,并普遍将自然科学、资产阶级法律,以及公民道德作为学校教育的主要科目。如法国在1795年10月公布的《公共教育组织法》中规定:每所初等学校都要教以读、写、算和共和国的道德基础。出于资产阶级统治的需要,虽然保留了宗教课程,但宗教教育不再是唯一目的,而是作为课程之一存在。《费里教育法案》(1881—1882年)中明确宣布了教育的世俗性原则。英国还明确规定了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原则。如1870年颁布的《初等教育法》中规定,学校里的普通教学与宗教相分离,凡接受公款补助的学校一律不得强迫学生上特定的宗教教义课程。但学校仍可设置宗教课程,只是上不亡,可由学生自己选择。因此这种分离是不彻底的。标志德国教育向世俗化迈进的是1794年普鲁土颁布的《民法》,该法被祝为普鲁土世俗教育的大宪章。美国在19世纪40年代,各州相继发布了综合性的州立学校法令,确立了教育的世俗地位和国民教育制度。

October 5th,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