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学的引入阶段

 

19世纪末20世纪初,由于师范教育在我国的议论与出现,教育学这门学科或课程就应运而生了。我国的高等师范教育,是以1902年京师大学堂的师范馆为起点的。师范馆于当年12月17日正式开学,学习内容中明确设置“教育学”课程,而且4年分年规定内容,包括教育宗旨、教育之原理、学校管理以及“实习”。在1902年前后,我国已经设立的师范学校有:武昌师范学堂、保定师范学堂、成都师范学堂、贵州师范学堂、全闽师范学堂、三江师范学堂(1905年改称两江师范学堂)、湖南全省师范学堂、山东师范学堂、龙门师范学堂、通州师范学堂(民办)等等。它们都设教育学课程。

教育学课程的开设,对教育学教材提出了直接需求。这一时期,各种版本的教育学陆续出版,它们主要凭借两条造径。

一是翻译。由于地理、文化等方面的缘由,留学日本的学生日益增多,翻译日本的教育学,包括翻译日本的教育学教师的讲义,成为这一时期的时尚。

二是自己编著。在大量翻译的过程中,我国的教育学研究者对原作推敲、涵咏,由领会、变通而编著。其中,比较早的中国人自己编者的教育学书籍是王国维为江苏师范学堂学生讲述丽编著的《教育学》,由教育世界社于1905年EIi行;影响比较大的是1914年出版的出张子河编者的《大教育学》,曾先后印行8版。

从现象上看,这一时期的教育学主要依赖的是日本教育学的成就,但就实质而言,主要引进的还是赫尔巴特及其学派的教育学理论。

June 19th, 2017|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