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合同履行中的代位权成立要件

教育合同履行中的代位权成立要件,是实体性的条件,决定着行使代位权的一方能否胜诉。  《合同法解释(一)》第11条规定:  “债权人依照合同法第73条的规定提起代位权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①债权人对债务人的债权合法;②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③债务人的债权已到期;④债务人的债权不是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根据这一规定,教育合同履行中的代位权成立要件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教育合同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有合法的债权存在。教育合同履行中的代位权作为依附于债权的从权利,其成立以债权的合法存在为前提条件。如果债权债务关系不存在,或债权债务关系被撤销或被宣告无效,债权人自然不能行使代位权。

2.教育合同债务人对第三人享有权利,且该权利适宜于代位行使。代位权以债务人对第三人的权利为客体,代位权的发生当然以债务人现实的权利存在为前提。适宜于行使代位权的权利,一般需具备两个方面的要件:一是积极要件,即必须是债务人现有的权利,如果属于期待权或者一种权能,如所有权的使用、收益、处分等权能,则不能行使代住校。不过这种现有权利并不一定是教育方面的权利。二是消极要件,我国《合同法》仅承认债权为代位权行使的客体,《合同法解释(一)》第13条进一步将代位权的客体限定为具有金钱给付内容的债权。《合同法》第73条但书中规定:“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除外”。因此,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权利,债权人也不得行使代位权。《合同法解释(一)》第12条用列举方式列举了基于扶养关系、抚养关系、赡养关系、继承关系所产生的给付请求权和劳动报酬、退休金、养老金、抚恤金、安置费、人寿保险、人身伤害赔偿请求权等权利为专居于债务人的权利.不得行使代位权。这就说明,教育合同履行中的代位权行使受到一定的限制。在迫缴学费、培训费时,尤其需要注意。

June 7th, 2017|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