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制度实现对受教者的阶级选拔

透过教育制度呈现对受教者的阶级选拔,使原有的社会政治关系得以延续和发展,或者加速改变旧的社会政治关系。

教育制度的政治性质是由国家政权的性质决定的,但一种教育制度一旦形成,它就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并能反过来对政权的巩固起反作用。在剥削阶级占统治地位的社会中,社会各阶级的地位和政治关系是不平等的。这种不平等在教育上的反映就是对享受教育权的控制和区分。奴隶主阶级完全剥夺奴隶受教育的权力,封建统治考以血缘作为选择学生进入不同学校的重要根据。资产阶级政府比起两者来要民主得多,在有可能为资产阶级提供更多利润,至少是在不妨碍资产阶级本身利益的前提下,也为工人等劳动人民及其子女提供受教育的机会。但是,由于学校经费、师资、设备等实际上的差别,由于招生、入学考试要求上的区别和学生毕业后社会前途的不同。因而这种不平等依然存在。从总体上看,资本主义教育制度并没有为工人阶级及其子女改变社会地位提供有力的帮助。也就是说,教育并不可能改变社会不平等的状态。相反,资产阶级通过教育制度,实现了对人才的阶级选拔,使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社会政治关系得到了“再生产”。

教育对于政治经济起着巨大的影响和作用.但不能起决定作用。进步的教育虽能推动革命,但不能代替革命;腐朽反动的教育虽会阻碍社会发展,但终究挽救不了它的崩溃。因此.教育是在政治经济制度的允许范围内发挥作用的.任何“超政治”的教育是不存在的。

January 5th, 2017|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