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教学原则的发展

继夸氏之后,裴斯泰洛齐强调教学要重视直观性,教师要引导学生“眼睛要看,耳朵要听,脚要走路,

手要拿东西,心也要信仰和热爱,理智要进行思维”。赫尔巴特曾用“统觉原理”来论证教学的直观性和连贯性原则,强调在不能演示事物本身时,必须演示他的图形,以帮助儿童形成观念。第斯多惠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总结出33条教学规则,其中主要的有持续性、坚实性、直观性、启发性、自动性、巩固性、量力性、教学性等。俄国教育家乌申斯基将解剖学、生理学、心理学的理论引进教学领域,分析教学问题,提出了连贯性、自觉性、彻底性和教育性等一系列教学原则。

辩证唯物主义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同样也是我们研究和制定教学原则重要的思想武器。它坚持实践的认识路线,矛盾的、对立统一的法则是我们制定教学原则的哲学基础。根据这—路线,教学上要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同时又要重视教学过程的特殊性,处理好间接知识与直接知识之间的关系;根据矛盾的、对立统一的观点,要处理好教学中种种矛盾关系,坚持科学性与思想性的统一,理论与实际的统一,具体感知与抽象思维的统一,传授知识与发展智力、能力的统一,教师主导作用与学生主动性、积极性的统一等等。由此可见,科学的教学原则是唯物辩证法在教学中的主观反映,辩证唯物主义是制定我国教学原则的哲学基础。

September 11th, 2017|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