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语言的“陌生化”在不同的体裁中有不同的表现

对诗歌这样的体裁来说,“陌生化”的语言运用远比叙事性文学作品突出。俄国形式主义文论提出“陌生化”的理论,其主要对象也是针对诗的。岑参曾写有《还高冠潭口留别舍弟》一诗:“昨日山有信,只今耕种时。遥传杜陵里,怪我还山迟。独向潭上酌,无上林下棋。东溪忆汝处,闲卧对钨携。”若用散文的方式读它,会感到许多模糊和不清楚的地方。诗开头说:昨天山里有信来,说现在是耕种的时候了。那么接下来该说要我回去才是,可是忽然来个“迟传杜陵空”,把话语隔断了。接下来说“怪我还山迟”,和上文“只今饼种时”尚可衔接,可是下面“独向谭上酌”又完全脱节了。这首诗是“留别舍弟”的,因此“东溪亿汝处”中的“汝”又好像是在指他的弟弟。总之诗语若以散文和日常语言的方式去读,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但从“诗家语”角度来看.我们觉得这诗又可以解读,并且觉得它表达得很含蓄和简练。“昨日山有信”,“遥传杜陵受”,从字面看,是山里来信遗传杜陵叟“怪我还山迟”。用“遥传”一词,说明杜陵叟跟他家不在一起,隔得很远。照得很远的杜陵受都怪他迟迟不归,那么家人的想念和期盼之倩就可想而知,尽在不言中了。杜陵叟为什么怪他不归呢,原来除了耕种务农外,还有别的用意。因为他不回来,杜陵叟只好“独向潭上酌,无上林下棋”。

October 1st,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