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要服从主题表达的需要

主题是作品的灵魂,它既制约着题材的整体选锋,同时也决定着文学作品结构形式的整体布局和安排。主题是文学作品结构统一性的内在依据,没有了主题,作品也就失去了一个统一的中心,结构也就失去了内在的统一性。茅盾先生曾说,鲁迅先生的小说结构很富于变化,差不多每一篇代表性的作品都有独创的形式。实际上,这种结构形式的选择和变化,常常与作者的主题构思和立意分不开。比如,《药》采用明线和暗线结合的双线结构形式,把用人血馒头治病与革命者被杀害两条线索交替起来写,就很好地表现了辛亥革命不彻底、人民群众依然精神麻木这样的主题。《祝福》把情节的结局安排在作品的开头.也正是为了突出作品的悲剧性主题。《孔乙己》的主题用意是为了“描写一般社会对于苦人的凉荡”.所以,小说采用了酒店小伙计“我”口述的方式,以小伙计的所见所闻来展示孔乙己的悲剧性命运。《狂人日记》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彻底反封建的新文学作品,表现封建社会是人吃人的社会这一主题。为表现这一主题,小说采用了不标年月的日记体的结构形式,按照狂人心理意识的流动来组织作品.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伤逝)则是以手记的形式,通过描写涓生内心的复杂心绪,来反映五四时期知识分子理想追求失败后的苦闷心情,结构形式的选择也很好地适应了主题的需要。

October 4th,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