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文法与判例法相结合,确保教育法规的强制性质

这一特点的产生,与美、英等国政治法律制度和行政制度的特征有关。西方学者认为,法律化的概念并不是指存在着对教育的成文法律约束,而是指对教育决策的合宪性进行司法审查。换言之,如果缺少这种司法审查、即使制定了系统的教育成文法律法规,仍然谈不上教育领域的法律化,或者说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教育法治。因为成文法比较概括和原则,并且主要是授权管理部门(行政)代表国家来执行,要求管理对象服从其管理权威。这使掌提了权力的管理部门与其管理对象之间构成了一种不平等的关系。为了保护公民个人的宪法权利,协调各种管理部门之间的关系,必须使公众事务的管理在司法控制下进行。从这个意义上说,法律化是对管理职能的必要限制。同时成文法作为一种抽象性、概括性的法律规范,并不能充分预见教育实践中可能发生的各种具有特殊性的案例。当管理层面与管理对象发生纠纷,要求司法介入裁决时,法律规范的适用过程往往是一种推理过程,并根据具体条件产生新的实施规则。有些国家认可这种由司法部门通过审判具体案件创立的规则对同类案件具有法律效力,并称之为判例法。学校教育方面的判例法是司法干预教育管理权力行使的结

果。教育领域的法律化以通过司法干预对教育管理权力作出必要的限制为标志,表明判例法在欧美教育法规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判例法的优点是具体、可操作性强,只要条件符合.就可适用。

December 4th,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