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制社会时期出现教育法规的萌芽

社会发展进人阶级社会以后,产生了国家,产生f阶级压迫,原始的教育平等原则也随之被打破,教育权为少数统治阶级所垄断。统治阶级为了维护自己在教台上的特权,并利用教育为自己的统治服务,在制定国家法律酌同时,也对教育作厂特别的规定。奴隶制社会时期成为教育法规的萌芽阶段。

我们之所以把奴隶制社会时期称为教育法规的萌芽阶段,是因为这一时期虽然在有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建立了学校教育制度,也出现了有关教育的法律规范,却并没有出现独立的教育法规形式。有关教育的法律规范和其他法律规范一起出现在两种类型的法律渊源之中,一种是属于不成文的习惯法范畴,一种是在成文法律中,出现了有关教育的具体条款。但处于两种法律渊源中的教育池律规范,有一个共同的特点,gl蛇有关教育的权利作为生存权利、政治权利的一种附属物。

我国的奴隶制社会时期和西方古希腊时期雅典的情况属于不成文的习惯法类型。我国的夏、商、西周时期,法律己成为治理国家的重要手段;为治”乱政”,以维护有利于奴隶主阶级的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夏朝时制定了“禹刑”;商朝时在场弃“禹刑”的基础上制定于“汤刑”,并且还制定了以“做官”为目的的“官刑”;到西周时,进一步发展为礼与刑相结合约法律体系,对奴隶主贵族以礼治为主,对庶人百姓则以残酷的刑治为主.这就是所谓“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大”。其法律规范的内容也己涉及到民法、刑法、行政法、军事法、乃至司法和审判程序等各个方面。”而文化教育制度则作为一种派生于政治制度的产物的出现。据史料记载,奴隶制时期的典章文物,由国王“立官分守”,民间是没有的。如典、漠、洲、话、礼制典章都藏于秘府.由专官执掌,奴隶主子弟需要:学习时须到执掌官处就学。由此形成了教育非宫莫属、官守学业、学在官府的文化教育制度。”垄断丁国家政府的奴隶主贵族也垄断厂文化财富和教育权,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奴隶主统治者,有资格当教师的是“官家”,有权受教育的自然也是奴隶主阶级的子弟。虽然并未见明文律令,看来顺其自然,但执行却非常严格,谁也不能悟越。因此,可视之为不成文的习惯法。

 

September 29th,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