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深刻性

一切艺术都既表现情感,也表现思想,都有其思想性。但是,文学比起其他艺术来,由于运用语言塑造形象,就更能表现思想的深刻性。这不仅是因为它能多方面地反映社会生活塑造众多的艺术形象,具有较大的思想容量而且还因为语言是思想的外壳,思想的直接现实,作家凭借语言来塑造形象,反映生活,能更容易、更自如地把自己对生活的感受.理解和评价渗透进去,甚至还可以通过叙述人的身份,对描写的内容加以分机、评论,使作品的思想意蕴得到强化。以鲁迅作品来说,在《狂人日记》中就明白地揭示了旧制度“吃人”的本质,呼吁要“救救孩子”;《故乡》中则说明了“兵、匪、官、绅”是造成闰土辛苦、麻木地生活的社会原因。要消除这个原因,就得抗争。作者感慨地说:“我想,希望是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包便成了路。”这一切显然是造型艺术或音响艺术无法比拟的。

语言艺术的这些特点,使它在整个艺术领域占有重要的地位。别林斯基在《诗歌的分类和分科》一文的开头就协“诗歌是最高的艺术体裁”。他认为一切其他艺术如建筑、雕塑、绘画、音乐“在其创作活动中,或多或少总要被它赖以显现的素材所束缚、所局限”,例如“绘画可以表现整个人,——甚至可以表现他的内心世界;可是,即使是绘画,也只能局限于抓住现象的一个瞬间。音乐主要是内心世界的表达者;可是,它所表现的概念离不开音响,而音响诉谙内心者多,却一点也不能清楚而明确地诉于头脑。”

September 21st,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