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不仅制约着教育发展的规模和速度,而且影响着教育结构的变化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指出,大工业生产的发展不仅改变着普通教育,而且使整个教育结构都在发生变化。他认为在近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工艺学校、农业学校、职业学校的出现,就是“在大工业基础上自然发展起来的一个要素”。近代教育发展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

近代社会以前,世界各国的教育结构主要是单一的普通教育,如古代埃及主要是宫廷学校、职官学校,印度是古儒学校,中国是弘文馆与崇文馆。单一的普通教育造就的是社会的官吏。但是,工业革命兴起以后,随着大工业的发展,欧洲大陆一些国家的教育结构开始发生变化。除传统的普通教育外,各种形式的职业技术教育相继出现。以英国为例,英国向来倾向古典教育。至19世纪前半期,英国中等学校的基本类型仍然是传统的公学和文法学校。可是在1851年和1861年两次万国博览会上各种先进技术的冲击与震下,英国开始改变以往那种单一人文教育的学校结构,相继设立了各种技术学校,如1860年设立了伯明翰土木工程学院,1881年创设工艺学校,1883年建立英国最早的费斯伯里工科大学。世界进入20世纪以后,生产力结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的复杂多样,同时带来了学校教育结构的复杂多样:纵向上,有初、中、高三级教育体系;横向上,有普通、职业、技工、师范、理工农医等各类教育并存;还有各级各类的校外成人教育,构成了一个多层次多类型的复杂教育网络。

October 14th, 2017|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