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史诗与现实

在原始社会产生了大量的神话和史诗,它们是远古时代人们的口头创作。马克思在论及希腊神话时说到;“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力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希腊神话,也就是已经通过人民的幻想用一种不自觉的艺术方式加工过的自然和社会形式本身。”它们生动地反映了人类童年的思想、感情和社会生活,是人类社会极其宝贵的文化遗产。人类神话发生的历史十分久远,我们今天谈到的希腊、埃及的神话.其实已经是经过许多代原始初民对大量的神话与传说加工改造、系统化的东西了。原始的神话并不就是现代意义上的文学,但它无疑是后来各种文学形式的源头,是文学的最初萌芽。

我们之所以把神话、史诗称为文学的萌芽状态,或萌芽时期的文学,是因为在原始初民的意识中,它们与现实并无什么区别,以至于就是现实的一部分。例如北美洲现代原始部落的曼丹人,当一个画家画了他那里的野牛时,一个曼丹人说:“我知道这个人把我们的许多野牛收进他的书里去了,因为他做这事的时候,我在场。的确是这样,从那时起,我们再也没有野牛吃了。”神话中的神和英雄在原始初民看来,确实存在,就是他们的先祖,是曾经存在过、发生过的人与事。然而,正是原始初民的这种神人不分、主客不分的意识状态促进了神话与史诗的繁荣,促使了独立文学形态的诞生。一是表现在为文学的发展提供了与之相适应的思维形式,即形象思维。原始思维有拟人化和人格化的特点,促使形象思维从混沌的思维中独立出来,这为文学和艺术的独立发展提供了相适应的思维形式。二是为后来文学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素材。这正如马克思所言:“希腊神话不只是希腊艺术的武库,而且是它的土壤。”后世的许多文学艺术家都不断从神话中汲取养料,或以神话作为创作题材的基础。中外皆是如此。

December 19th,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