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语言的比喻和象征

文学语言的多义性和深层意义的实现,离不开文学语言的比喻和象征手法。比喻是一种古老的修辞手法,也作为文学语言的基本特征受到中西文学理论的普遍重视。早在两干多年前,亚里士多德的《修辞学》、《诗学》相中国古代先秦时期所提出的“比兴”理论就非常重视比喻的作用。比喻可分为明喻、隐喻、借喻等类型。亚里士多德在《诗学》和《修辞学》中就汁论过明喻和隐喻的区别。明喻(simile)的特征是喻体与本体之间使用“像”、“像……样”之类的比喻同,比喻的对象被点明。隐喻的特征则是直接用喻体代表本体,被比喻的对象不点明,所以它更能诱导人们由表层意义进入作品的深层意义,给人以深刻的体验和感受。所以西方现代批评理论尤其重视的是隐喻这一修辞方式。新批评的代表人物布鲁克斯甚至宣称:“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现代诗歌的技巧.重新发现隐喻并充分运用隐喻。”“隐喻”这个词,英文写作“metaphor”,它来自希腊文“metaphora”.指·—套特殊的语言过程。罗吉·福勒对“隐喻”的解释是:它的本义是“传送过去”.它现在的词义是指“用打比譬的方法传达意义”。艾布拉姆斯认为,在最一般的意义上,“隐喻”是指“表示某种事物、特性或行为的词来指代另一种事物特性或行为,其形式不是比较而是认同”。瑞恰慈在《修辞哲学》中分别用“喻依”(vehicle)和喻旨(tenor)来表示隐喻的构成。喻依表示比喻词,喻旨表示比喻要说明的对象或意义。比如,英国诗人彭斯的诗:“我的爱是一朵红红的玫瑰。”“我的爱”是喻旨,“红红的玫瑰”是喻依。隐喻就是由喻旨和喻依构成的。语言本身就具有极强的隐喻性,这在近现代西方文学理论中为人们所公认。

September 29th,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