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思格朗与“现实主义”问题

把马克思、思格斯的美学与文艺思想统称为“现实主义理论”或“艺术仕会学”固然不妥当,却也不是毫无根据。的确,马克思后来也受到现实主义文学观念的影响;而思格斯偏爱写实性艺术,着眼于从文艺与社会的关系来谈论文艺问题,提出了一套比较系统的现实主义理论。这就需要对一人美学与文艺思想的关系做出进一步的辨析*

马克思在文艺观上毛接近现实主义的方面,倡导描写现实,反对在文艺中作抽象思辨,但马克思仍然受到浪漫主义的影响。在《神圣家族》小,马克思批评法国作家欧厂·苏的小说《巴黎的秘密》大多数人物的生活道路“是描与得很不合理的”,并且就作家如何描写现实提出了白己的建议一一“真实地评述人类关系”。马克思又赞赏作者不经意间对妓女玛丽花的“本来的、非批判的形象”的报写,这表明马克思虽然在文艺与社会的关系上持一种接近现实主义的见解,但他对自然的、感性的人的推祟,又留有卢梭和浪漫主义影响的印记。马克思、思格斯都推祟巴尔扎克,但二人的侧重点有所不同。思格斯主要是从写实性、历史感等方面推崇巴尔扎克:“在我看来,巴尔扎克是塞万提斯之后一切时代的最伟大的小说家,同时也是从1815年到1848年的法国社会的最直言不讳的史料研究家。我喜欢巴尔扎克的一切作品。”在致劳拉·拉法格的信中,恩格斯又说:“我从这个卓越的名头子(指巴尔扎克。——引者)那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里有1815年到1848年的扶国历史,比所有沃拉贝耳、卡普菲格、路易·勃朗之流的作品中所包含的多得多。”马克思比较看重创作主体的能动性。

September 22nd,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