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法规表现形式的发展

从19世纪后半叶开始,法律的发展是很快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普遍制定了宪法、民法、刑法等等,有关经济活动的法律也开始大量出现。虽然在18世纪末朗,各园都已有关于普及初等义务教育的规定,但是,把教育的权利与义务及其有关规定写进国家宪法,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与义务之一,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的事。最早写进的是俄国1917年10月革命成功以后,列宁领导下的苏维埃政府制定的《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苏维埃共和国宪法(根本法)》(1918年)。其第二篇《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苏维埃共和国宪法总纲》第十三条提出了“学校与教会分离”的原则,并使这一原则第一次得到了彻底的实践。第十七条规定,“为保障劳动者能够真正获得知识,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任务为给予工人与贫农各方面的完全免费的教育”。这里虽未明确提出工农劳动者的受教育权的问题,但实际上含有这个意思。因为这里是把实现工农教育作为“国家的任务”提出来的,实际上指的是国家有责任、有义务为工农劳动者提供完全免费的教育,因而也就意味着肯定了工农劳动者有受教育的权利。到1936年苏联重新制定的宪法中,提法就比较明确了。其第十章《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苏联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此项权利之保证为:普及初级义务教育、七午免费教育,高级学校优等生由国家发给津贴费,各地学校用本民族语言教学,在工厂、国营农场、农业机器站及集体农庄中对劳动者实行免费生产技术教育、工艺教育及农艺教育。这里不仅明确规定了苏联公民具有多方面的受教育权利,还规定了其实现教育权利享受的多种途径。此外,苏联1936年宪法中还规定了国家管理教育的机构与方式。其第十四条确认,规定教育的基本原则是苏联最高权力机关的职权之一,并规定,设立文化部管理教育。

November 19th,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