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具有思想倾向性和情感倾向性

文学虽然是社会生活的反映,而且要求具有真实性,但是,这种反映绝不是简单的复制或机械的摹仿,而是一种能动的反映。

在这种反映中,文艺创作体现为一种主客融为一体的意义创造,作家笔下的现实绝不仅仅是对生活现实的“复制”,而是体现了作家创作个性和审美态度的“第二自然”。黑格尔曾经指出:“在这类艺术作品(指风景画——著者)中形成内容核心的毕竟不是这些题材本身,而是艺术家主体方画的构思和创作加工所灌注的生气和灵魂,是反映在作品里的艺术家的心灵,这个心灵所提供的不仅是外在事物的复写,而是它自己和它的内心生活。”文学是人类的一种生存方式,文学对生活的反映不能不表现文学家对生活的理解和感受,不能不追寻和揭示人生的意义和理想,所以文学家的审美理想、情感倾向也不能不在作品中流露出来,形成文学的倾向性。

综观西方文学史,从古代希腊的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喜剧之父阿里斯托芬  直到但丁、塞万提斯、席勒等,无一不是有着强烈的人生关怀和审美倾向性的作家,他们的作品也都有着鲜明的倾向性。有的作家,其创作与理论的乖离,更能说明倾向性是文学的固有特性与规定之一。如福楼拜一贯强调采取“冷静的、客观的”创作方法,宣布作家无权泄露对他所创造的人物的意见,认为“艺术家不该在他的作品里面露面,就像上帝不该在自然里面露面”。然而读者仍然可以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作者对资产阶级现实的强烈不满和对人类前途的悲观情绪。而左拉更是声称小说家应该超越道德和政治,认为小说家应该只观察事物,研究事实而不作结论,但是他的作品仍然暴露了他的倾向性。

September 26th,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