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经验

只有具备“诗性主体”的逻辑前提,一个艺术家的资格才得以可能具备,然后,艺术创造才得以可能实现。艺术家在某种意义上等同于常人,然而,在美学意义上绝不能等同常人。这并非建立在克罗齐的理论上,在他看来,就直觉能力而言人人都是艺术家,然而之所以人人没有成为艺术家.是因为艺术家之外的常人缺乏艺术传达的能力。实际上,艺术家和常人的员重要的美学区别在于,艺术家必然是一个“诗性主体”。艺术家“诗性主体”的构建,首先取决于他的心理结构——恋美情结、超常之爱、人类良知。其次,取决于他的发达想象力和奇异的灵感、生命的诗意和智慧以及独特的人生经验和情感路程。最后,是他对于艺术形式的天才感觉和传达技艺。

艺术家的心理结构必然存在恋美情结,一是对于大自然之美的迷恋,二是对于“美人”的迷恋。并且恋美情结往往来自于童年的经验和记忆,所以许多艺术家都酷爱自然,从童年时代就是自然之子,而且潜藏强烈的迷恋“美人”的本能冲动。随着年龄的增长,恋美情结升华为一种“审美信仰”;他把对此岸的美的沉迷转换为对于彼岸的美的乌托邦式的眺望。

October 6th,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