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积累

艺术家的生命经验一方面是直接的存在形式,另一方面是间接的存在形式。如果说人生过程中所亲身经历的生命经验只能构成艺术创作的部分而不是全部,那么,另外一部分就是艺术家依赖知识积累、理性工具等方式获得的间接的生命经验。它们包括读书生涯的知识背景、理性思维的结果等,它和直接的生命经验一起参与艺术创作的整个过程。但是,无论是直接的生命经验还是间接的生命经验,艺术家的心理结构,如他的孤独感、痛苦情绪、痴狂、无意识的幻觉、宁静括谈的美感等,都潜伏在它们之中,有些隐匿在直接的生命经验的门户里、有些躲藏在间接的生命经验的背后,共同构成一种艺术创造的动力和动机,迫使艺术家通过创造活动获得释放和显现。艺术家直接的生命经验和间接的生命经验都使其不断获得知识和诞生智慧,它们同时影响和渗远到艺术创造活动之中。如果知识之于艺术创造犹如坚实的地基对于建筑物的支撑,那么,智慧则犹如今房屋美观的精巧结构方式。艺术家的记忆和想象存在非常重要的逻辑联系。正如弗洛伊德所指出,艺术家的童年印象构成永久的生命记忆,而这种记忆不断被他本人所修改、涂抹、虚构,成为一种想象的精神对象。其实,包括艺术家在内的任何生命个体的“记忆”乃至一个民族或国家的集体“记忆”,在不间断的回首和追忆的过程中,都不同程度地被情感和想象力修改和变形,任何记忆都是历史的和想象的感性果实,不是理性和逻辑的事实。我们说黑格尔、尼采、海德格尔的“希腊情结”,就是一种文化崇拜的历史性集体记忆.他们显然以自我的祟拜情感和想象去复活、修改古希腊精神。

October 7th,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