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感染性

艺术形象既是社会生活中客观对象的生动再现,又是作家审美情感的结晶,因而是主客观的统一,具有强烈的情感感染性。有人把情感比作形象的血液,思想比作形象的灵魂,正是看到了形象情感性的特点。所调情感感染性,是指艺术形象既表现情感,也作用于人的情感,使人感动。在抒情性作品中,形象的情感主要是作家社会化了的独特情感。化“景物”为“情思”,这种景物就是“情感形象”。杜甫持“感时花娥泪,恨别鸟惊心’,花何能溅泪?鸟何能惊心?这是作者伤时感世而“情化”的结果。花、乌尚且如此,况人乎?这就深一层地表现了人的情感。在叙事性作品中,人物形象的倍感感染性,是通过人物形象自身酌情感、相互间的情感及作者渗透于其中的情感表现出来的。明代作家冯梦龙曾生动地描述过艺术形象的这一特点,他说:“试令说书人当场描写,可喜可惜,可悲可涕.可歌可纸再欲促刀,再放下拜,再欲决短,再欲捐金;怯者勇,淫者贞,落者敦,顽顿者汗下。”“可喜可倡”云云,是说书入传达的书中情感“再欲捉刀”云云,是说书人就书中情景的富于情感的表演;而“怯者勇”云云,则是听书人受到情感感染的效应。梁启超也指出:“读《红楼》竞者,必有余恋有余悲,读《水沽》竞者,必有余快有余怒。”说的也是艺术形象的情感感染性。

September 18th,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