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走势与选择

为什么办教育和办什么样的教育,历来是判断教育性质和功能的首要根据。而其走向和人们的选择历来就不是惟一的,但它们都由某种教育思想牵引。西方国家教育思想的走向,大体上有两大流派:一是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需要的,称之为“科学主义”的流派。其主要代表人物在西方最有影响的是美国教育家杜威,其教育理论是以实用主义哲学为基础的教育“适应外在论”;二是适应受教育考即人自身发展需要的,称之为“人本主义”的流派。其主要代表人物赫尔巴特认为:教育目的都在培养有美德的入,以形成“安定的秩序以及和谐而有秩序的生活”。这可谓“适应内在论”。教育的走向,历来是思想先导,舆论先行,先有思想和舆论的导向,跟着的就是各国根据其国情报出的教育决策及其后续的干百万教育者的实践。教育思想走向不同,教育实践必然大相径庭,这可谓一条规律。因此,我们审视教育走势,选择教育决策,首先必须端正和强化教育思想。

在20世纪的国外教育思想中,“科学主义”、“实用主义”占着比较优势。尤其是二战以后,大规模的热战转变成两大阵营的“冷战”,科技、经济的竞争和意识形态、政治的斗争愈演愈烈。世界现实使人们认识到,一个国家包括科技人才在内的人才数量和质量.不仅决定着科学技术和经济的发展水平,而且决定着这个国家在世界经济、军事和政治竞争中的地位。美国在前苏联人造卫星上天后制定的《国防教育法》和20世纪80年代在讨论日本振兴态势后发表的咽家处于危机——教育改革势在必行》都以追求国际竞争中更为有利的地化为目的。与此相呼应,在西方国家和前苏联及东欧国家,关于人力资本理论、科技是直接生产力理论以及宣扬教育的经济功能、科技功能的新观点,使教育这个社会边缘角色十分显眼地成了社会热门。第二世界和第三世界象“亚洲四小龙”这样的国家和地区也仿效其道,且获得相当快的发展。这使世界范围内的教育与科技、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联系日益紧密,直至出现“教育、科技、经济一体化”的新理念和改革模式,出现教育在经济发展中的贡献率的新概念和改革方案。有人描述:当今址界的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恐怕找不到哪儿还在忽视教育发展的科技取向和经济取向了。

March 21st,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