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科技之命

恩格斯曾指出,科学的发展是“同前一代人遗留下来的知识量成比例”。马克思也说:“每一发明都成了新发明或生产方法的新的改进基础。”上述论证说明科技的发展是建立在原有科学技术的基础之上的。而原有的科学技术知识是长期积累的结果。正是教育把已积累起来的科学技术知识再生产出来,传递给新的一代人,如此反复,从而实现了科学技术的继承、积累和发展。这样、教育的这种对科学技术的再生产就成了科学技术得以继承、积累和发展的必要条件。这种再生产,如果在古代社会是以师徒相传等个别的形式和自发的形式进行的话,那么、在现代社会,有11划和有组织地进行科学技术的再生产就成了现代教育的根本任务了。

如果上述“教育是科技之母”还显得有些抽象的话,下面就以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与其所受教育的关系作个实证。

根据美国学者哈里特·朱克曼1977年出版的《科学界的精英》一书所述,在1901年一1972年问,美国获得诺贝尔奖的74位获奖者当中,有16.2%来自哈佛大学,14.9%来自哥伦比亚大学,以下是:加州伯克利大学87%,约翰.霍普金斯大学8.1%,普林斯顿大学8.1%,芝加哥大学6.8%,加州理工学院5.4%,伊利诺大学4.0%,麻省理工学院4.0%,耶鲁大学40%,康奈尔大学2.7%,威斯康辛大学2.7%,这12所大学都是美国乃至世界知名的大学,拥有全部74位诺贝尔奖获奖者中的63位,相当集中(因为当时美国能授硕士、博士学位的大学就有几百所)。

著名学府哺育著名学者的途径当然不止一条,但拥有“伯乐”这个条件则是共同的。例如1954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约翰·恩德斯(在试管中培养小儿麻痹症病毒)就得益于名师指点。恩德斯23岁从耶鲁大学毕业时适逢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经营过房地产,厌倦生意经之后又进哈佛大学学了4年英国文学、德语和凯尔特语。此时,幸逢刚从哥伦比亚大学转到哈佛任教的细菌学家汉斯·律泽尔,泽尔力促恩德斯转修细菌学和免疫学博土学位。此时已满33岁的恩德斯,终于大器晚成,于1954年荣获诺贝尔奖。

November 2nd,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