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非英雄的倾向

现代派小说中,再没有过去英雄史诗和悲剧中的叱咤风云的英雄,而写一些不知名姓的人小人物,如荒诞派戏剧作家的笔下的人物往往没有固定的姓名,而是用教授、女生、房客、女仆,甚至可以用字母作标志。如卡夫卡小说,用一个字母表示人物,以此揭示普通人在社会和自然中的作用。这一倾向表明,西方语文化已由祟拜英明领袖的时代过渡到了自我崇拜和自我鄙视的时代。第二,现代派文学中大量地表现人的痛苦、空虚、焦虑和孤独感,表现主义作家卡夫卡及荒诞派戏剧等作品就反映这些观点。第三,作品的结构与传统的现实主义作品的结构不同。如意识流小说的叙述不是按时间进展直线前进,而是随着人的意识活动,通过自由联想来组织故事。前后两个场景之间缺乏时间、地点方面的紧密的逻辑联系。时间上常常是过去、现在、将来交叉或重叠。小说统统以当时正在进行的事件为中心,通过触发物的引发.人的意识活动不断地向四面八方发散又收回,形成一种枝蔓式的立体结构。第四.反映新的现实和新的价值观念。例如未来主义认为,现代大都市、机器文明、速度与竞争已构成时代的主要特生文学作品应反映新的现实,“歌颂进取性的运动”、“机器文明”,歌颂资本主义都市动乱的生活,赞美“速度的美”和“力量”,展示人的意识的冲动。

May 29th, 2017|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