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文化各有长短,不存地绝对的好和绝对的不好

历史上曾经风光一时的文化,无论其生命力多么强大,都早已与产生它的时代而一去不复返了。指望它的复兴来完成新的历史使命,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看,是一件不可能得以实现的事愤。同样,想借助东方文化来消除高工业技术文明带来的社会问题,从总体上来说,也是不现实的。文化毕竟只是文化,它的威力和作用都是有限的。耍消除西方的社会弊病,任何文化都无此奇效,而只能依靠制度和政治层面的因家。当然,我们传统文化中的某些思想,经过适当改造。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抑制西方社会或其他社会类似的病痛的萌发与生长。至于全面批判传统文化全盘吸收西方文化更显荒唐。中国传统文化中有那么多精华,为什么也要洗完澡后连脏水带孩子都要泼掉?全盘吸收西方文化更有洋奴之嫌,也是被历史证明为不可能实行之事。试问:有哪一个国家能完全抛弃民族文化传统走上全盘西化的道路呢?日本想全盘西化,走“脱亚人欧”的西方资本主义发展道路,但并没有走通。它是在日本封建遗制基础上吸收了现代科学文明,建立起现代天皇制国家。由于对传统的东西保存过多(如日本式的官方儒学),只是实现了半裁子的现代化,很快就走上了军国主义的道路,甚至对外扩张也打出“布施五道”的幌子,结果是害人又害已。事实表明,“全盘西化”沦者无异于自拔头发离开地球,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May 24th, 2017|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