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总体结构的变化

如果我们把“绪论”、“本论”和“结论”这样的基本结构称作“总一分一总”式,那么,省略“绪论”,就可以衍生山两种结构变式,即先“本论”后“结论”的“分一总”式和先“结论”后“本沧”的“总一分”式。例如毛泽东酌《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一文,采用的就是“分一总”式结构。文章共分四部分,前三个部分是:“一、两种方针”;“二、两套办法”;“三、两个前途”。作者在“七七事变”之后,鲜明地指出当时国内存在着两种方针、办法——坚决抗战的方针和卖国的方针,坚决抗战的办法和卖国的办法,以及必然会出现的两种前选。文章的第四邻分是“四、纺论”,坚决拥护第一种方针、办法,努力争取第一种前途,坚决反对策二种方针、办法、努力避免第二种前边。全文窝简意赅、主题鲜叫。柏对来讲,把结论提前的“从一分”式结构用得更多一些。如欧阳修的《朋党论》,作者外篇就鲜明地提出中心观点:“只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惟丰人君辨其承子、小人们己。”接下去举例分析冠子之朋与小人之朋的区别,统治音用君子之朋则国家兴旺,用小人

之朋则国破家亡。这篇文章采用的就是先总后分的文章结构。李斯的《谏逐客书》、毛洋东的《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也都是这类“总一分”式结构。

November 25th,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