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尾大致的几种基本类型

(1)总结性的结尾。这类结尾把文章的主题思想,用极简洁的话言表达出来。如朱光潜《咬文嚼字》:“……我希望读者从这粗枝大叶的讨论中,可以领略运用文字所应有的谨严精神。本着这个精神,他随处留心玩素,无论是阅读或写作,就会逐渐养成创作和欣赏都必需的好习惯。他不能懒,不能粗心,不能受一时兴会所生的幻觉迷惑而轻易自满。文学是艰苦的事,只有刻苦白励,椎陈出新,时时求思想情感与语文的精练与吻合、他才会逐渐达到艺术的完美。”也可以呼应开头,强化主题,如《谏逐客书》的纳用:“大物不产:于秦,可宝者多;士不产于蔡,而愿忠者众。今逐客以资敌国,扔民以益仇,内白虏而外树怨于洛侯,求国之力危,不可得也。”

(2)对未来的展望,鼓舞汝者的斗志。这类纳尾常常用于政沦性文章。如邓小平同志在全围科学大会井幕式上的讲话结尾:“同志们!党的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五届全同人民代表大会和第五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相继召开,充分显示了全党的大团结、全同各族人民的大闭结。我们这次全国科学大会也是一次团结的大会。党的团结、人民的团结是我们的事业必定要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让我们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在党小央领导下,坚定不移地朝着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伟大目标,乘风破浪,胜利前进茅以升的《没有不能造的桥》也以这种方法结尾;“……但是,桥是人造的,人有了社会主义觉悟,勤学苦练,发挥了主观能动性,就不怕任何困难。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有人就有桥,世界—亡没有不能造的桥!”

(3)用篇末点题的方法,收束全文。如余光中的《何以解忧》的结尾:“……写到这里,夜,已经深如古水,不如且斟半杯白兰地浇一下寒肠。然后便去晒吧,一枕如舟,解开了愁乡之缆。”巴余《爱尔克的灯光》的结尾:“忽然在前面团野里一片绿的蚕豆和黄的菜花中间,我仿佛又看见了一线光,一个亮,这还是我常常看见的灯光。这不会是爱尔克的灯里照出来的,我那可怜的姊姊已经死去了。这一定是狡的心灵的幻,它永远约我指承着我应该定的路。”

November 20th, 2015|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