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审美性的情感性

如果说形象性是艺术的外在标志,那么情感性就是艺术的内在标志,正是这两者的结合.使艺术活动区别于科学等认识活动。

在中国古代文论中,强调文学艺术的情感性的观点像一条粗大的红线贯穿始终。据《尚书·尧典》记载,中国文学理论萌发期就已有“诗言志”的命题,当时的“志”虽然主要指思想、抱负,但也包含情感。在西方文艺理论史上,18世纪的启蒙主义、感伤主义和19世纪的浪漫主义也非常重视情感,这些思潮的代表人物认为,艺术的职责不是摹仿自然,而是表现心灵,表现情感。例如,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说:“诗是强烈感情的自然流露。它起源于平静中回忆起来的情感。”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主张:“诗人的职责就在于:把他自己从这些形象和感觉中所得到的愉快和热诚传达于他人。”俄国批判现实主义大师列夫·托尔斯泰经过多年思索之后断定:“艺术是这样一项人类活动:一个人用某种外在的标志有意识地把自己体验过的感情传达给别人,而别人为这些感情所感染,也体验到这些感情。”

虽然他们的论述有片面之处,但他们对艺术情感性的强调,却是富有启发意义的。有关艺术的情感性,从创作过程来看,情感是创作活动的内在动力,在整个艺术创作过程中都伴随着艺术家的情感活动。阿·托尔斯泰说:“艺术创造的过程不是靠逻辑思维,而是靠狂

热的冲动来完成的。”这主要体现在创作欲望的发生和艺术构思的完成上。古人说:“情动而言形,理发而文见。”创作欲望是作家在艺术感受和艺术发现中因动情而产生的一种心理要求;这种要求激动着他,困扰着他,也催动着他,使他想把自己体验过的一切传达给别人,甚而至于“如咬在喉,不吐不快”。巴金曾经这样描写他30年代写作时的情景:“每天每夜热情在我的身体内燃烧起来,好像一根鞭子在抽我的心,眼前是无数惨痛的图画,大多数人的受苦和我自己的受苦。它们使我的手颤动。……我的手不能制止地迅速地在纸上移动,似乎许多许多人都借着我的笔来倾诉他们的痛苦。”就是不可抑制的激情,迫使作家把自己的心、眼、手乃至整个身体都投入到创作活动中去。

September 28th,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