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时空模式

人在现实生活中必然受现实时空的限制,每天早晨太阳从东方升起,傍晚又从西边落下,每月的第一天必定是1号,然后才是2号,过完了1999年.才可能进入2000乍,谁想使时光倒流,都只能是白口做梦。空间也是一样,虽然当今交通发达.但你在甲地.要想去乙地,不管使用什么交通工具。总得循序的进,如果中间有个丙地,你非得经过,只要他不想绕远路的话。正常时交模式的叙事结构就是对现实生活的模拟。这种叙事结构的主要优点是线索连贯、明晰、朴实,讲述的故事往往有头有尾,适合大众阅汝。例如我国的《西游记》、《水消传》、《三国演义》、《红楼梦》,古希腊的荷马史诗,莎士比亚的戏剧和十九世纪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基本上都采用了这样的叙事结构。有些文革相对于时间的征移,更注重从空间的位移来组织结构,例如大多数游记的写法就是如此。叶圣闽的《记金华的两个省洞》,就是从双龙洞的]I』脚下写起,一直写到游完两个洞为止,整篇文章完全对以充作旅游指南来阅读。郁达大的《钓台的春昼》也石相似的特点。

依时间惟移组织纳构的,主要靠故事本身所具有的悬念和张弛起伏来吸引读者;依空间推移组织纠构的,则要分主次,注意轻互缓急的变化,不然的话。容易给人以过于平淡的感觉。

为了避免出现顺叙结构过于平淡沉闯的缺点,有的作家采用了倒叙、插叙、补叙、多线索叙述和多视点叙述等手法,使正常时空模式的叙学结构显承厂新的活力。例如鲁迅的《祝福》就采用了例叙手法,先通过“我”的视点,展示了样林嫂在除夕夜冻饿而死的悲惨结局.再问头叙述样林嫂的坎坷一生。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则采用了以安娜和睦伦斯基的故事为主线索、列文和吉提的故乡为副线索的平行双线结构。我同当代女作家张洁的《爱,是不能忘记的》,使用小说第一人称叙述者“珊珊”和女主人公钟雨两个人的视点,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凄苦的婚外情故事(这篇小说还同时使用了倒叙手法)。相对来讲,这样的安排,艺术的感染力要更强一些。

 

November 11th, 2015|News|